评论

西安交大换帅,书记校长拥抱痛哭,这对黄金CP改变了这所大学

原标题:西安交大换帅,书记校长拥抱痛哭,这对黄金CP改变了这所大学

17

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事业,应该怎样对待同事和伙伴,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人生。

作者 | 边城

来源 | 码头青年( matouyoung )

你见过一位985大学书记退休时泪流满面吗?我没见过。

你见过他的校长搭档紧紧拥抱着他,眼中泪光闪烁吗?我没见过。

你见过这位书记离开校园时,上千师生含泪相送吗?我也没见过。

所以,当昨天看到这个新闻时,我被狠狠地震撼了一下。

这年头,欢送领导,花样繁多,掌声、横幅、笑脸、欢呼……但是就是很少见到眼泪。都是成年人,谁会把最珍贵的泪水送给职场呢?

但是西安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张迈曾的退休,却让无数人流下了难舍难分的泪水。

现场视频显示,闻讯赶来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围在会场外,红着眼圈流着泪,高喊“书记辛苦了,我们爱你”。很多西交大的师生完全可以用失声痛哭来形容。

有的人不顾形象,咧着嘴抽泣;有的人红着眼睛,任由泪流。那种哀伤的场面,异常震撼感人。

张迈曾,鞠躬回谢。

最让人动容的是,张迈曾和王树国两人的紧紧相拥。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抱在一起,哭红了眼睛。

这是男儿的泪,是知己的泪,是英雄的泪。

这位大学书记,到底有什么样的人格魅力,能折服这些高级知识分子?

西安交通大学,作为西北第一高校,有着极为辉煌的历史。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,交通大学主体从上海搬迁到西安。从此,中国就有了两个交通大学。

在很长一段时期,西安交通大学的实力都强过上海交通大学。毕竟,当年西迁时,交通大学支援西安的是包括校长在内的绝大部分精英。17位交通大学党委委员中,有16位迁到西安,西迁的教授、副教授、讲师和助教占到交通大学教师总数70%以上。

1995年,西安交大位列工科全国第三,全国综合排名第五。但此后,西交大逐渐落后于上海交大,而且差距逐年增大。

2014年,西安交大的全国综合排名已经滑落到第18名。同年,上海交大的排名是第3名。

百年交通大学的发展问题,也引起了高层领导的关心。

经过多种考量,“张王”组合来到了西安交大。

2014年4月28日,西安交大的党政一把手同日调整。时年60岁的张迈曾和56岁的王树国,分任党委书记和校长。

张迈曾是老交大人。1977年2月,在西安交通大学工作了近5年的张迈曾,被推荐至复旦大学学习。

复旦的三年学习生涯,对张迈曾影响很大,也让他终生难忘。

2012年,时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张迈曾回到复旦。在“精神故乡”,他“近乡情怯”。后来,张迈曾给复旦有关方面发来短信,并赋诗两首。

诗一首:经润思维升高意,史浸精髓透远明。才忆书桌笔遗屑,又读资料篇夺岐。满屋架迭故纸去,多徙转折求校通。复旦一叙情迁绪,国政中兴业更盈。

诗二首:别后绿愈重,庭深复千行。目眦无微困,转身迷旧踪。

1980年2月,张迈曾毕业后回到西安交大。16年后,他出任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,年仅42岁。

2000年2月,未满46岁的张迈曾调任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。在此后的14年间,他经历多岗位锻炼,在出任交大书记之前,他是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副部级官员。

在花甲之年回到自己成长的地方,接过这样一副重担,张迈曾一定是下了大决心。他要给自己的职业生涯,涂抹上最闪亮的一笔。

他的好搭档王树国,是从哈工大校长任上调来西交大的。2002年,年仅44岁的王树国,就已经是哈工大校长。当年,他还有机会成为副省长。但是,他毅然选择回到高校。

这是他在接受央视主持人李小萌采访时透露的。

李小萌:2002年您来哈工大当校长的时候据说还有另外一个选择,就是去当副省长是吗?

王树国:是这样的。省委的主要领导在征求我意见的时候,说希望听到我个人的意见。我记得我当时说得非常干脆:我希望回到学校。

这是一个真正热爱教育事业的人。

从那时起,王树国已经当了18年的副部级校长。这种资历,在中国目前的高校校长中,他是绝无仅有的一人。他对哈工大的发展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,是中国高教领域知名的老兵。

说来也巧,两人都是河北沧州人,张迈曾是沧县人,王树国是献县人。

这对黄金搭档组合半年之后,西安交大一次性将6名副校长全部换掉,换上来更年轻的一批校领导。这种人事调整非常罕见,也可见高层改革西安交大的决心。

从此,西安交大的发展走上了快车道。

两人都是新人,在西交大里面不存在派系问题。一切都从公心出发,一切都以学校利益为重。心底无私天地宽,工作自然就好开展。

以前的西交大领导被诟病的一点是不善于与地方政府打交道。西交大的书记校长是副部级,和陕西副省长平级,既然大家级别一样,我也不想去求着你办事。据说,陕西方面曾屡次示好西交大,但都被婉拒。和地方政府冰冻的关系,严重制约了西交大招生、引进师资、改善办学条件等。

“张王“组合来了之后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六年多时间,西交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两人上任以后,在和地方政府相处方面,和前任完全不一样。

张迈曾长期在陕西省上工作,人脉丰富。加之又是从西交大出去的,对学校的方方面面都很了解。他和陕西以及西安的关系相处得都非常融洽。陕西没有太多钱给西安交大,但是给了不少地。为了解决交通不便的问题,西安专门把地铁五号线的规划改了,直接把地铁站修到西交大的创新港里。

两人还联手奔赴各省寻求合作。据不完全统计,两人一起去过辽宁、河北、河南、江苏、江西、四川、云南等省,当地的党政一把手都亲自和他们会见,这也可见二人的能量和能力。

国内著名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,这么重视拓展与地方政府关系的,真数不出几个。

西交大以前发展缓慢滞后,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缺钱。没钱,学校就没法做事,就谈不上发展。张王二人抓住了主要矛盾,想方设法搞来钱,慢慢把学校拉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。

据西安交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一篇文章介绍:

2019年西安交大年度经费预算达到88亿,2020年更是增长15%,达到历史性的101亿,首度恢复全国前十的地位。2020年高招季,西安交大各省录取分数线,在日趋白热化的名校排位赛中,实现历史性的止跌回升,稳中有进。2015-2020为周期的“十三五期间” 国家三大奖得奖,位列全国前五。最新的第68批国家博士后基金资助名单,西安交大以总数87项位列全国第五。2020年教育部最新发布的的第二批“新工科”项目,西安交大获批项目14个,位列全国第二。

西安交大的这些努力,也获得了高层的高度肯定。

2017年,交大“西迁精神”获得最高层认可,并和“红船精神”、“延安精神”等一起作为国家精神进入共和国精神图谱。

西交大在这几年间,一改颓势,气象一新。这背后,离不开张王二人的精诚团结。

两个如此优秀的人,在一起又能如此默契投缘,真是西安交大之福。

在学生口中,他们一个是男神书记,一个是网红校长。

张迈曾和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气质相像,儒雅随和,风度翩翩。接触过他的人,都认为他是大学党委书记的典范,他的视野、理念、格局、胸怀、能力、领导艺术都让人印象深刻。

有西交大校友用诗意的语言说,“迈曾书记,任何一个场合,只要有您,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种明亮而温暖的光辉,一种圆润而非常有力的回响,一种迎风而立独自成景的儒雅、谦恭、温和、从容”。

王树国因为酷似东北笑星宋小宝,所以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“小宝校长”。西交大学生都知道,无论多大场面,王树宝讲话从来不带稿子。学生们开玩笑说,一条鱼需要自行车吗?校长需要秘书吗?

这种配合无间的黄金CP,以后只怕再难出现了。所以两人在离别时,彼此都哭了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时。两个身经百战的老兵,用泪水表达了彼此最大的敬意和不舍。

张迈曾在离别感言中说,“我有幸与树国同志合作共事,我们在一起坦诚相待、互相学习、紧密配合、携手并进,形成一段难忘的友谊,这是我一生值得怀念和学习的财富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共同推动着学校事业快速持续发展。”

这是他的肺腑之言。

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事业,应该怎样对待同事和伙伴,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人生——张迈曾,在他离别之际,为大家好好地上了一课。

作者:边城,资深媒体人,「码头青年」主编,新闻从业十余年,坚持用新闻视角观察和思考世界。用新闻的视角看世界,长按二维码关注「码头青年」,阅读更多文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